客服电话:400-644-1818 |
    • 扫一扫
      关注1818平台官微!

 新闻导读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2016年网贷行业的跌宕起伏,颇可以这句诗概括。这一年,从4月开始,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领域开启长达一年专项整治;到各地方联合对各自领域互金平台进行排查;再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挂牌成立开启行业自律 “三辆马车,并驾齐驱”的模式,颇有“四海联动”之势。令人隐约感到要出现潮流大转换。

在这一背景下,行业“驱逐劣币”式的洗牌已经启动;问题平台数量逐步扩大;大型平台转型升级为互联网金融集团此起彼伏,似乎浓缩了全年的行业特色。然而梳理这些事件,既标志着2016年激荡时事的落幕,也预示着2017年风云的先声。

 

一、政策篇:监管定调 网贷与大金融梦说再见

2016年,监管层连续重拳出击,多项监管政策的相继发布,一举扭转了网贷行业野蛮生长的局面。

在众多政策中,被誉为“8.24新政”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则被众多互金大咖们给予前所未有的重视。

因为,“8.24新政”的发布,关于网贷行业的监管规则、机构定位和业务红线等最终尘埃落地。从监管精神上看,备案管理、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银行资金存管成为环环相扣的三道槛,清晰可鉴。

除此之外,“8.24新政”在业务层面也对网贷行业做了诸多限制,除了明文规定“13禁”以外,交易限额和债权转让的规定使得行业普遍的大单模式和债权转让模式面临合规风险,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网贷行业向“大金融”平台过渡的可能性。

即个人单平台20万元、多平台100万元的上限规定,变相调降了P2P行业对消费类贷款市场的可参与规模;企业单平台100万元、多平台500万元的上限规定,变相调降了P2P行业对企业贷款市场的可参与规模;对债权转让和代售/发售理财产品的限制,则很大程度上斩断了P2P平台与主流金融业态的业务联系。至此,网贷平台在适应监管新规积极转型的同时,也不得不与“大金融”梦想说再见。

 

二、行业篇:成绩斐然 但分化加剧是事实

在严厉的监管中,2016年网贷行业仍然创造了“亮眼”成绩。

截至201611月底,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量已突破3万亿元。从数据上看,行业实现了第一个万亿元(201510月)用时超过7年之久;第二个万亿元用了7个月时间,第三个万亿元仅用了6个月。

与此同时,网贷行业的收益率则是一降再降。第三方数据显示,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已从今年1月的12.18%一路下滑到11月的9.61%

 

另外,截至201611月底,行业停业及问题平台累计达3345家,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5879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良性退出是过去数月平台退出的主要选择。《暂行办法》以及《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正式落地对于不合规的平台发展存在着不小的影响。

 

2016年,网贷行业部分平台呈现升级特征——集团化。行业在政策引导下开始“二八分化”,互联网金融企业集团化发展可以通过精细化运作深耕细分领域,各子品牌相互独立,也可以建立一道政策风险的防御墙。但如同硬币正反面,集团化架构对企业管理能力会形成一定考验。


三、平台篇:2016网贷平台风云

最轰动:e速贷

2016520日,微信曝光一段视频显示,广东老牌P2P平台e速贷总部出现大批警务人员,平台疑似被查。20日当晚,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官方发布消息称:2016520日,根据群众举报,经过前期的摸查工作查处了一宗涉嫌网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涉案公司名称为广东汇融投资股份公司(旗下的网贷平台为e速贷)

e速贷被查事件引起了业内广泛的关注和巨大反响。作为资深投资人眼中比较好的平台,e速贷出事,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

 

最果敢:红岭创投宣布停售大单

824日,网贷监管细则“限贷令”正式落地。以大额借款项目著称的红岭创投何去何从,一直备受瞩目。924日晚间,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发布《红岭的大标还有多久?倒计时已经开始!》,周世平宣布,2017328日,红岭创投线上平台的大单产品将全部停止发新标。

1115日深圳市金融办等多家监管机构正式对红岭创投进行监管谈话,同意其2017年三月底停发大额标的过渡方案。

过去3年,红岭创投正是主要依赖大额借款项目,实现了近10倍的增长,而随着政策落地,限额的执行,红岭创投必须走向转型。

 

最争议:借贷宝风波、辟谣停不下来

2016年开年后的1个月时间内,借贷宝先后遭遇北京九叔、蚂蚁金服“涉嫌传销”举报。“借贷宝”与“传销”之间的真实距离,总是在不断辟谣之后忽近忽远。

20166月,借贷宝第一次裸条风波爆发。媒体曝光有女大学生被要求“裸持”(以手持身份证的裸照为抵押)通过借贷宝进行借款,当逾期无法还款时,放贷人以公开裸体照片和与父母联系的手段作为要挟逼迫借款人还款,甚至有借款人威胁“裸持”借款女生提供性服务。

201610月,一批自称“借贷宝受害者”的投资人陆续赶至北京,希望同借贷宝沟通。

201611月,央视焦点访谈点名批评借贷宝借款额度超标,之后借贷宝紧急下线“赚利差”功能,并将用户借入额度下调为最高20万。

201612月,借贷宝裸条门第二次爆发。有网友微博爆料称,大量女学生通过“借贷宝”借钱时应出借人要求留下的裸照、视频正在流出,总体积超过10G。借贷宝深夜紧急发布申明澄清:此类不雅照系少数用户与第三方不正规借贷公司或放贷人私下交易而产生。

 

最重罚:银坊金融负责人领无期徒刑

201663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判决书显示,蔡锦聪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是目前P2P领域最重的判罚。

数据显示,经司法审计,201311月至案发,蔡锦聪以银坊公司名义共向1900余人非法集资2亿余元,造成1201名被害人实际损失8880万多元。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分析指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非法集资犯罪的基础罪名。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集资诈骗,集资诈骗罪是重罪,将课以重刑。另,有法律界人士表示,“无期徒刑”已经是对集资诈骗罪的顶格判罚。

 

最土豪:陆金所“最大笔融资”

20161月,陆金所正式对外宣布完成12.16亿美元融资,其中包括B轮投资者9.24亿美元投资和A轮投资者行使认购期权投资的2.92亿美元,融资完成后,陆金所估值达到185亿美元。据披露,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民生商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等多家境内外机构成为融资认购方。

与此同时,陆金所的IPO计划也被提上日程。上市估值将达到500亿美元,超过其母公司中国平安约3000亿港元的市值。

 

最意外:美P2P巨头LendingClub曝丑闻、被抄底

今年59日,美国最大的P2P网络借贷平台Lending Club曝出违规、作假丑闻,公司创始人兼CEO雷诺·拉普兰奇(Renaud Laplanche)2200万美元不当贷款销售行为遭到内部调查,随后离职。

而正陷入危局之困时,中国亿万富豪陈天桥疯狂抄底Lending Club523日,美国证监会(SEC)披露陈天桥旗下的盛大集团等4家公司斥资总计1.6亿美元拿下Lending Club 11.7%股权,成为最大股东。614-17日,又增持31291340股,耗资1.2亿美元,持股比例从11.7%增至15.13%


最低调:优本财富谙合监管稳步发展

2016年,外界以“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来形容网贷行业。

但优本财富却在谙合监管的方向上稳步发展。截至2016年底,平台累计成交额已达7.3亿元;为小微企业服务借款项目超过1/2;最难能可贵的是平台所有借款项目0逾期0坏账。

20164月,优本财富正式对接完成银行资金存管系统。按当时全国3000家网贷平台计算,优本财富已经进入实现资金存管网贷平台0.1%梯队。即使按现在标准,截止10月底,全国实现银行存管对接的平台也仅有135家,占比平台总数约3.3%。而《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于2016815日才发布,正式稿至今仍在议定中;

20169月,优本财富将平台各项信息数据,试点对接“互联网金融信息安全监控安全平台”。该平台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下设的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建设,其职能是对互联网金融总体情况摸底、实时监测预警企业异常和违规情况,为国家“互联网+”发展战略保驾护航。

按照平台CEO张嘉伟的话讲:“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从事后维护出借人安全向事前保障转变。”

 

王新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业务二部负责人):

目前,我国对互联网金融这个新生事物的监管,仍处于起步阶段,相关监管技术和经验有待进一步积累,因而建立灵敏、高效的互联网金融统计监测体系,加强风险预警,既可以对监管形成有力补充和有效支撑,也可以将互联网金融风险控制在萌芽状态。

付虞笙(互金行业资深研究者、专栏作家):

在监管落定,行业格局大洗牌已然开启的过程中“活下来”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合规是最基本的一步,尽管要花费不菲的代价,但只有合规才能取得后面的入场权。回首2016,这一年P2P行业颇为不易。

张嘉伟(优本财富CEO):

行业未来之路并不模糊,收割,抄底,死亡,清退,跑路将会是明年主旋律,无出其右,对于行业人,在这一波浪潮里面能否独善其身,对于投资人,能否安全投资,都将取决于我们的经验和智慧,你期待的未来,终归逃不掉资本为舞的结局,这是商业的共性!

最新评论

已有1条评论

至少输入10个文字